frog

類型:游戲劇地區:秘魯發布:2021-03-02

frog 劇情介紹

frog亡靈魔法師并不怎么受人喜愛,還是低調一些的好。最好不要讓對方知道自己的真實身份,而且如果對方心存歹意的話,自已也能有后手。程智搖了搖頭,放棄了繼續順著河流向上走的打算,而是朝下游走去。雖然他是個四級魔法師,但是因為修煉的是精神力,他的攻擊方式也異于其他的人類或者魔獸,他還真的并不如何畏懼那些魔獸,但是自己現在的身體狀況實在是太糟糕了。他必須先找個地方,好好休息一會。

那老頭沒說話,卻是點了點頭,拎著還有些迷糊的艾迪,快步的朝剛剛程智修煉時候呆的那塊石頭跑了過去。在距離對方近百米距離的時候,那群人之中似乎有人也感應到了他,紛紛聚攏在了一起。程智能夠感應出,其中一個人應該是個魔法師,只是從精神力修為來看,也只是個四級魔法師而已。隨著營地之中的嘈雜越來越大,在營地之中休息的旅客們也都紛紛的從睡夢中驚醒。頓時這營地里出現了混亂,有的人剛剛被驚醒,不知情況的人們開始大喊大叫,還以為是有魔獸來攻擊了。

艾迪這時候也已經醒了過來,揉了揉有些迷糊的眼睛:“怎么了,怎么這么吵?發生了什么?!薄澳憧刺焐?!”程智推了一把艾迪,朝半空中的那個魔法師指了過去。至于其他的幾個人,大多都是四級和五級的斗氣戰士唯一一個等級比較高的也是一個六級的戰士。,一共八個人。

程智距離他們越來越近了,只是落日山脈之中植被茂盛,即便距離也僅有幾十米遠的時候,雙方都還沒有看到對方的影子。不過大家都已經能夠感應到對方的存在。對面那伙人之中,有人大聲的問道:“站??!”艾迪抬起頭,接著瞪大了眼睛,嘴巴合不攏一樣的說道:“高高高,高級魔法師?!”顯然他也是知道,只有大道七級以上,可以被稱為高級魔法師的魔法師才能夠在天空中懸浮和飛行。但轉瞬間又搖了搖頭:“怎么可能,魔法師修煉的速度本來就慢,能夠修煉到高級魔法師的,沒有一百歲也有八十歲??墒沁@女的也太年輕了吧?”

“不,這可不一定?!鄙磉叺睦项^終于開口說話了,他目光凝重的看著天空:“元素魔法師通過吸收元素的力量本就可以減緩衰老。水元素魔法師更是能夠將衰老的速度降到最低。而據我所知,很多女性魔法師都會使用一種特殊的煉金藥物,保持他們的青春容貌。所以……”“我也是人類,不是魔獸什么的,我只是個旅者,跟隊伍走散了?!背讨沁B忙解釋著?!斑@么說,他還是個老太婆嘍?!卑喜挥傻媒釉挼???赡苁撬f話的聲音有點大,半空之中的那個女魔法師突然眉毛一豎:“這些該死的砸碎,真吵。還是全都殺掉的干凈?!闭f著,天空中的那個女人臉色變得有些猙獰,一揮手,魔法杖之中已經傳出了絲絲冰冷的元素氣息。

聽到程智的話,對方顯然也是松了一口氣。不過卻依舊警惕的說道:“把你的雙手舉起來,慢慢走到這里?!薄笆潜档母呒壞Х◣?!”一些人驚呼了起來。冰系魔法是水系魔法的一種延伸分支,修煉這一屬性的魔法師,其魔法威力往往都很可怕。

那女人冰冷的眼神看著下面驚恐萬分的雇傭兵和旅客,泛著濃濃的殺意,手一揮,一團巨大的冰霜如同煙霧一樣彌散了開來,向下方的營地籠罩了過來。程智皺了皺眉,不過形勢逼人強,程智也只能無奈的舉著雙手,來到了那幾個人的面前。他這時候才看清了,這八個人之中七男一女,一個是魔法師模樣的青年人站在隊伍的最中心,其他的都是各持武器的戰士還有一個是個女的,是一個弓箭手,竟然是之前在任務大廳之中遇到的那個瑪雅。而他也是八個人之中唯一的一個六級斗氣戰士。

所有人都驚恐的大叫了起來,戰士們都撐起了自己的斗氣護盾,并且揮動武器,準備使用最強大的技能奮力一搏。不過巨大的等級差距讓他們的行為也只是螳臂當車而已,那八級魔法師所釋放的魔法,遠不是這些平均只有四五級左右的雇傭兵能夠承受得了的?,斞潘坪跏遣]有認出當初被那個大個子扇了腦袋一下的小孩,有些奇怪的問道:“你是什么人,為什么出現在這里?”程智他們也是心中一驚,如果這個攻擊落下來,他們根本連反抗的能力都沒有。程智一伸手,拉住了同樣驚恐的呆若木雞的老者和艾迪,準備將兩個人從懸崖上面拽下去,一起跳到河里,那樣也許還有一絲生機。

眼看著這個女魔法師的攻擊就要落下,一個聲音突然從地面上傳了出來:“夠了,愛莎!生命在你眼中只是毫無意義的空氣嗎?”說話間,那個坐在火堆旁邊的男人站了起來,同時從他的斗篷下,伸出了一根暗紅色的魔法杖,一股磅礴的火系能量從魔法杖上面噴薄而出,在半空中與那女人的冰霜對撞在了一起,頓時在半空之中出現了一個白色與紅色相抵而產生的光圈。那光圈逐漸消散,女魔法師的身影再次顯現了出來??粗墙k爛而充滿了元素力量的魔法對沖,所有人都是心中驚駭。好強大的力量,一些經驗豐富的雇傭兵已經從剛剛的一擊之中,分辨出了這兩個人都是八級的高手。不僅僅是程智明白這個道理,地上的這些雇傭兵也都明白。

程智看著這個幾個人,點了點頭:“你們好,我叫程智,我是準備前往賽特拉的旅者。我們的車隊出了意外,我掉到了河里,跟隊伍走散了?!背讨呛唵蔚膶⑹虑榈慕涍^陳述了一邊?!昂?,你舍得出手了,吉雷特?”“我已經被你們逐出了家園,這么多年為什么你們還是不肯放過我?”被叫做吉雷特的人仰著頭,看著天空之中的女人,語氣之中帶著一絲惱怒的說道。

“哼,放過你也不是不行,只要你自廢所有修為,砍斷雙手,我可以當作沒看到你?!蹦莻€叫愛莎的女人盯著吉雷特,傲然的說道:“怎么,不愿意嗎?還是由我來親自動手。哼,你違抗薩蘭德的命令,背叛了德克拉神殿,你以為,一走了之便可以了嘛?”“起身起身,都起來?!薄凹热贿@樣,哼哼?!奔滋乩湫α艘宦?,突然也騰空飛起:“我不想死,那就把你的命也留在這里吧?!闭f話間,吉雷特手中的魔杖一揮,一條粗若水缸,巨大的烈焰火蛇從魔法杖中噴射而出。

一陣嗡嗡聲過后,傭兵們已經都來到了戰斗崗位,長期在森林之中,過著刀口舔血的日子,這些傭兵的警惕性都非常高,即便是剛剛睡醒的家伙也絕對不會因為迷迷糊糊的而不去在意危險,會犯這種錯誤的笨蛋早就變成魔獸的大便了。程智瞪大了眼睛,看著天上的戰斗,巨大的火蛇如同活的眼鏡蛇一樣,有著頭顱,有著鱗片,不斷扭曲的身體,只是這由元素構成的元素生物身上卻燃燒著滾滾的烈焰?;鹕哌种笞?,撲向了愛莎。

愛莎也毫不示弱,魔法杖用力一揮,一團寒冰在身前凝結而出,接著化作無數道如同利箭一樣的冰箭,鋪天蓋地的朝吉雷特的火蛇撲了過來。緊接著,愛莎又是一道魔法疾射而出,頓時又在身前形成了一個由寒冰構成的冰鳥,她的手一揮,那寒冰構成的冰鳥便朝吉雷特射了過去?!澳愫苡崎e啊,吉雷特?!薄澳Хp發?好快的速度?!背讨强粗炜?,一臉驚駭的看著天空中施法的那個女人說道?!澳Хp發?很厲害嗎?”艾迪有些奇怪的問道?!爱斎??!背讨屈c了點頭:“魔法師在使用魔法的時候,連續使用兩個魔法,如果只是普通的低級火球術倒也并不算什么,但是連續使用兩個高級魔法,對于身體內的元素之力,消耗是極為巨大的。更重要的是,對于精神力的消耗極為巨大。她能夠連續使用兩個高級魔法,中間不需要恢復精神力,這才是最可怕的?!?/p>

對于精神力的了解,程智要比其他人理解的更深刻一些。而且他雖然不知道兩個人身體內的元素之力到底誰強誰弱,但是從精神力層面的感應來看,那個女人要高于吉雷特一籌。就在大家還沒有弄明白到底是什么靠近過來的時候,一個清冷的女人聲音從天空中傳來,頓時讓那些雇傭兵們全都抬起了腦袋,不由得驚得各個目瞪口呆,只見在空中,不知道什么時候出現了一個身穿黃色長裙,手中拿著一根魔法杖的女子。這女人一頭金發,相貌優雅清麗,但是眉宇間卻是帶著冷傲。

吉雷特見到對方釋放的冰鳥,也是嚇了一跳,急忙在身前刷新了一層烈焰護盾,同時身體朝后飄飛出去。只聽轟的一聲,那冰鳥已經狠狠地撞在了烈焰護盾之上,爆出了一團寒冰,這些冰塊銳利的如同飛刀一般,擊碎了護盾的同時繼續朝吉雷特追來。吉雷特急忙又在身前刷新了一層烈焰護盾。而手中的魔法杖更是指揮著火蛇撲向愛莎?!澳桥藭w?是七級以上的魔法師!”一個雇傭兵喊道。

愛莎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冷笑,冰箭已經將火蛇的能量消耗了大半,體積也縮小了許多。愛莎再次揮動法杖,高高一舉,一團寒冰能量從她的身體上迸發而出,正擊打在了火蛇的頭顱之上,只聽“噗”的一聲,那條粗大的火蛇頓時化作了點點的火星,消失不見了。這時候的地面上,傭兵們已經都看傻了眼,但也有些人清醒了過來,神仙打架,凡人遭殃,這兩個八級的強者在空中對決,巨大的能量肯定會波及到他們。一些狡猾的家伙已經溜下了鐵車,朝營地之外跑去。

“這是你逼我的!”吉雷特見火蛇消失了,頓時心中一沉,但立刻又一副決然的面孔說道,同時手朝口袋里一抹,掏出了一張魔法卷軸,在面前一撕,只聽呲啦一聲,一團紅色的光點隨著魔法卷軸的撕裂而被釋放了出來,在半空中形成了一個燃燒著熊熊烈焰的火球。這火球不斷扭曲變形,最后形成了一個如同魔怪一樣的火焰虛影,這個東西腦袋如同一個巨大的鬼頭,嘴巴眼睛栩栩如生,不斷發出嗷嗷的吼叫,粗壯的雙手更是燃燒著橘紅色和藍色的古怪火焰,朝愛莎撲了過去。程智心中一動,魔法師只有在七級以后才能在不借助坐騎魔獸的情況下飛上天空。這也是六級到七級魔法師不可逾越的鴻溝。絕大多數的魔法師,修煉一生,將元素親和力修煉到巔峰無以復加的程度,卻都無法進入到七級的那個狀態。而七級魔法師的實力強大比六級魔法師強大了不知凡幾。其中的差距甚至比斗氣師六級到七級只見的差距還要大上數倍。因為七級魔法師有一個令人畏懼的屬性,瞬發魔法,所謂瞬發魔法,就是因為對元素的親和力已經達到了一個極高的境界,完全可以通過精神力共鳴來操縱和釋放魔法,而不需要在依靠咒語。愛莎見到這一幕也是嚇了一跳,口中驚呼道:“圣域卷軸!”魔法卷軸在魔法界并不稀奇,它是一種可以釋放魔法的一次性消耗魔法道具。但是魔法卷軸的威力取決于灌注卷軸元素能量的人的等級強弱。等級越強,灌注的元素力量越高,所產生的魔法效果也就越強。不過這個強度也有限,因為魔法師制作的魔法卷軸并不是魔法師本身釋放的魔法,并沒有精神力控制,所以只能進行單向攻擊。還有就是最重要的,它的威力只有真正魔法的十分之一。比如一個七級的魔法師制作的魔法卷軸,所能夠釋放出來的能量卻只相當于一個六級魔法師釋放的魔法。不過魔法卷軸的使用并不受等級限制任何等級,哪怕只是一個普通人,撕扯卷軸都可以釋放出里面的魔法。而基吉雷特拿出來的這個卷軸,竟然是圣域魔導師制作的魔法卷軸,即便只能發揮出圣域魔導師十分之一的威力,但也不遜于九級魔法師釋放的魔法。對于八級的愛莎來說,這個攻擊有些太猛列了。愛莎急忙后撤,同時不斷的在身前刷新冰霜護盾,但是在那魔怪一樣的東西面前,他所刷新出來來的護盾根本不堪一擊。很快,那怪物已經到了愛莎的跟前。愛莎一咬牙,突然爆呵了一聲,頓時在她的身前出現了一團冰霜迷霧,將那個烈焰怪物籠罩了起來,接著愛莎便開始吟唱咒語。一個八級魔法師吟唱咒語所釋放的魔法,威力是極為巨大的。而很顯然,愛莎是要使用大威力的魔法,徹底擊潰這個怪物。

程智揉了揉酸痛的胳膊和雙腿,休息了好一會,這才爬了起來??聪蛩闹?,卻是徹底傻了眼,周圍是完全陌生的景色,他根本不知道被河水帶到了什么地方。不過,既然是被河水帶到這里的,順著河流向上尋找,總能夠找到那片斷崖吧?頓時在半空中,突然形成了一團烏云,不斷的翻滾扭曲,同時大塊大塊的冰塊砸向了那個烈焰怪物。那個怪物怒吼著,雙全揮動,不停的將從天而降的冰塊擊散,但是冰塊似乎無窮無盡一樣,任憑那怪物怎樣抵擋,都沒完沒了,更可怕的是那冰塊也越來越大,剛開始的時候只有人頭大小,但是片刻之后,掉落下來的冰塊便足有巨石一般大小。被烈焰怪物擊碎的冰塊四散飛濺,從天空之中掉落下來,一些躲閃不及的人直接被冰塊砸成了肉泥。不僅僅是程智明白這個道理,地上的這些雇傭兵也都明白。

程智看著這個女人,卻是搖了搖頭,這不是七級魔法師。雖然他無法感應對方的元素力量,但是卻能夠感應到對方的精神力,瑪雅曾經給他模擬過元素魔法師,各個等級的精神力波動。這女人的精神力,應該是在八級魔法師的層次?!安缓?!”程智驚駭的看著一個足有房子大小的冰塊從天而降,朝他們幾個人所在的位置砸了下來。連忙想要閃避開來,而艾迪在身邊的老者的拉扯下,已經躍出去了十幾米。而就在這時候,巨大的冰塊正砸在程智和艾迪之間的位置,只差毫厘就要將程智砸死在當場。程智見到冰塊并沒有砸中自己,暗自慶幸,可是還不等他的臉上露出笑容。就覺得腳下一松,那巨大的冰塊竟然將懸崖邊的巖石砸斷,程智一個站立不穩,整個人,連同一大塊懸崖邊的巖石被掀翻了過去,整個人直直的朝懸崖下面掉落而去?!俺讨?!”艾迪大吼一聲,想要去抓住程智的手,可是卻晚了一步。身邊的老者怕艾迪掉下去,死死地抓住了艾迪的衣服,大聲的喝到:“少爺!小心!”咕嚕咕?!邸緡9緡!?/p>

程智在河水中拼命的掙扎著,他的水性可不好,哦,不,他就是個旱鴨子,雖然手刨腳蹬的在奮力掙扎,可是身子卻還是不由自主的向下沉。更要命的是鼻子和嘴巴里都嗆進了水,讓他根本無法呼吸。八級魔法師是什么概念?達到八級魔法師,一個大型的復合魔法便可以毀滅整片村莊集鎮。只要給他們足夠的距離和施法時間,可以屠殺千人萬人的軍隊。這也是為什么高級魔法師往往都是各個國家爭相招攬的人物。只要達到七級魔法師,在任何一個國家都可以輕易換取一個伯爵爵位。屬于國家戰略性人才。

程智不僅僅感覺到了他的等級,更從那精神力波動之中感應到了一股股越來越濃烈的殺意,心中一涼,若是這女人對這個營地動手的話,這些人,包括自己都將沒有生還的機會。于是急忙朝艾迪的帳篷跑了過去,當他來到艾迪的帳篷時候,跟隨艾迪一同旅行的那個老頭已經從帳篷之中鉆了出來,一臉凝重的朝天空看了一眼,接著伸手就從帳篷里把還在酣睡的艾迪提溜了出來?!耙懒藛??”程智的心中被濃濃的恐懼感所籠罩。意識也漸漸模糊。

如果艾迪抓住了程智,那么程智下墜的力量會將兩個人全都帶下懸崖。老者的選擇沒有錯??墒前蠀s是眼睜睜的看著程智的身影向下墜落,最后撲通的一聲,落入了下面湍急的河流之中。程智跑到老者跟前說道:“這個女人很危險,我們得躲一躲才行?!鼻宄?,一片鵝卵石構成的淺灘上。

一個小小的人影趴在一片鵝卵石之中,一動不動。生死不知。又過了不知道多久,那個人影的手指動了動,接著,發出長長的一聲呻吟:“呃……死了嘛?”

frog程智睜開眼睛,聞著帶有水草腥味的鵝卵石,好一會才意識到,自己竟然沒有死,萬幸啊。他爬了起來,看了看只覺得渾身酸痛,在水里,被湍急的河水帶著,不知道沖到了哪里,不知道被多少石塊撞擊,他身上到處是淤青,疼痛讓他感覺到渾身無力。他拖著疲憊而疼痛的身體,向水流的上游走去,可是還沒走出一百米就看到那條河出現了分叉,顯然是兩條河流在這里匯聚到一起的,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從哪邊被沖下來的。程智搖了搖頭,心想在繼續向前尋找,若是不對在走另一條河流,可是還沒有走出多遠,就看到上面一片淺灘之上,一群動物正在那里飲水。而那群動物之中,不乏一些兇猛的食肉魔獸,四級的風狼,五級的裂地暴熊。在水源面前,他們都是公平的,一切的爭斗都會等他們喝完水之后才會爆發,但是程智卻不能在向前走了。因為魔獸對人類天生就帶有敵意,若是遇到了人類,本來相互沖突的魔獸也會放棄爭斗,同時攻擊人類。

詳情

猜你喜歡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本站可打包出售,具體小飛機詳談@seo1898】
frog

下载哈哈湖南麻将 体彩p3字谜总汇牛材网 cmd体育开设时间 金帝棋牌 e球彩投注技巧攻略 ds平台舞蹈是什么 七乐彩111 澳洲幸运8单双走势 赛车北京pk10网站 股票平台哪个好 海王捕鱼开挂 微乐麻将辽宁麻将 贵州11选5复式投注 以太坊钱包官网下载 百人牛牛鱼丸游戏 og视讯真人注册 网上购彩正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