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岁的妈妈

類型:藝術劇地區:加拿大發布:2020-12-04

14岁的妈妈 劇情介紹

14歲的媽媽但是他這樣做的同時,媽媽卻沒有給另一邊的大地系魔法師加持護罩。那大地系魔法師正在不斷的給三個戰士加持大地守護魔法,媽媽自身的防御則需要水系魔法師來進行增持。偏偏就在這時候,大地系魔法師的身后,一團黑霧突然彌散而出,接著兩道寒光猛地朝他身后刺了過去。這位老師說著搖了搖頭:“你們也不用擔心了,他需要好好地休息,虧得你們把他送來,否則繼續消耗精神力下去的話,他可能會因為精神力過度損傷而變成一個白癡。如果那樣的話,可就糟踐了一個四級魔法師啦?!?/p>

空間,亡靈空間也是空間啊?!鞍?!媽媽”大地系魔法師感應到了身后的異樣,可是還沒有來得及轉身,就覺得背后一疼,接著整個身體被一層結界之力包裹了起來。程智嗖的從床上跳了下來,將油燈調的更亮了一些,又從自己的包裹里翻找了半天,終于將那個殘破的空間戒指找了出來。

借著燈光,程智仔細的看著戒指上的魔法符文符號,這魔法符文的符號很是復雜,但也并沒有脫離已知魔法符文的范疇,只是非常繁瑣精妙罷了。程智仔細的看了一會,接著拿起了一張空白的符文紙,拿起了鵝毛筆開始臨摹了起來。他這時候只是將頭扭過來一半,媽媽眼角之中卻看到強納森朝他得意的笑了一下。

“陣亡?”所有人的觀眾都是低呼了一聲,媽媽但似乎也是意料之中。一個暗影刺客躡足潛蹤的靠近魔法師跟前,媽媽進行刺殺是在正常不過的事情了。關鍵是之前本應該不斷給大地系魔法師刷新魔法守護的水系魔法師,因為應付五個骷髏兵的弓箭射擊而中斷了給大地魔法師刷新的守護,同時也打斷了之前布置下的水光留影的偵查魔法,以至于當強納森靠近到大地系魔法師身后的時候,所有人都沒發現。當第二天早上,艾迪等人醒過來的時候,卻看到坐在寫字臺前的程智,手中依舊拿著鵝毛筆畫個不停,而在寫字臺和程智的腳下,已經被繪制出來的一個個符文給蓋滿了。

“啊……”艾迪打了個大大的哈欠:“你起的真早,額,這是在干嘛?”“不好!媽媽”鹿角小隊的戰士迪瑪爾在聽到身后魔法師傳來的慘叫聲中,媽媽急忙扭頭看去,卻見那魔法師已經化作了一個石塊,被一層結界之力包裹了起來,心頭一緊。程智哪里是起得真早,他是一夜未眠。

正在跟他交手的卡普冷哼了一聲:媽媽“哼,媽媽瞎看什么?”說著,猛地一輪巨斧,趁著狄馬爾愣神的工夫,一斧頭劈了下來,同時大喝道:“地裂斬!”只聽轟的一聲巨響,狄馬爾也被劈的石化了。聽到艾迪的聲音,程智終于停下了發酸的手,揉了揉有些干澀的眼睛:“沒什么,只是突然想到了一個比較有趣的符文,研究一下?!闭f著,程智這才低頭看了看寫字臺和腳下被他扔的到處都是的符文紙,咧了咧嘴:“怎么畫了這么多?”說著,程智將那些符文紙一張一張撿起來整理了一下,嘴里小聲的嘀咕著:“一個符文,竟然被拆解成了這么多的部分,真是不可思議,這么復雜精妙的符文,到底是要多少的精力才能研究出來的啊?!?/p>

不過,程智還是沒有找到這空間符文與亡靈空間只見的共同點。越是這樣,他心中就像有一只小手在用力的抓撓,癢的渾身難受,于是又埋頭研究了起來。艾迪跟自己的對手纏斗了好一會,媽媽憑借極快的身法和微縮魔法炮的輔助,媽媽打的對方只能疲于應付。不過如果按照這樣的打法,一時半會的根本無法擊敗眼前的這個敵人。

“喂,程智,今天是星期日,我們到學院外面去玩吧。走啦走啦?!卑淆b牙咧嘴的看著眼前的對手,媽媽他才剛剛進入六級,媽媽甚至六級的一些斗氣技還沒有完全掌握,現在完全是憑借身上的裝備輔助,才能與對方僵持和么久,可是想要擊敗對方,這點優勢遠遠不夠。程智卻是連頭的沒有抬:“你們去吧。我還有事?!?/p>

看著程智再一次將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在了手中的符文上,“哎,真沒勁?!辈灰粫?,艾迪,強納森和卡普紛紛洗漱完畢,離開了宿舍。整整在外面玩了一天,當他們三個從校外返回的時候卻看到程智在寫字臺前依舊在繪畫魔法符文。艾迪撿起一張掉落在自己腳邊的魔法符文,只是看了一眼就被上面無數復雜的線條弄得頭昏眼花,不由得咧了咧嘴:“喂,程智,你不是一直在這里畫這個呢吧?”程智用已經搓熱的雙手搓了搓自己的臉,這才將厚厚的魔法筆記放在了寫字臺上。接著便要開始冥想??墒蔷驮谒麑⒐P記放回去的時候,筆記之中夾著的一張紙脫落了下來。

艾迪猛地一撤身,媽媽接著雙手高抬,媽媽只聽砰砰兩聲,兩個手腕上的微縮魔法炮全都釋放出了魔法。這種不需要吟唱的基礎魔法,雖然威力不算大,但挨一下還是很疼的。那名六級戰士急忙舉盾抵擋。艾迪的劍術學的還算不錯,但是面對這種龜殼一樣的盾戰士,卻是有些無從下手的感覺。不過他卻是并不著急,繼續移動身形。雖然他來回動作非???,但是實際上移動的距離并不大,只是通過攻擊在不斷干擾對方面向自己的角度。程智沒有回答,甚至連頭都沒有動一下。艾迪揉了揉鼻子,湊到了程智跟前,結果低頭一看程智的臉不由得啊的一聲,嚇得做了一個屁墩。

一同進來的卡普和強納森對視了一眼,不知道發生了什么,急忙走過去,卡普一把拉起了艾迪:“你叫什么???”聽到程智肯定的回答,媽媽艾迪咬著牙,用力的點了點頭?!俺獭獭卑⒌系纱罅搜劬?,驚恐的指著程智,小臉一臉的慘白,張了半天的嘴,竟然連一個完整的詞語都說不出來??ㄆ沼行┢婀?,朝程智的臉看了過去,這一看不要緊,這個粗線條的家伙竟然也被嚇了一跳:“這什么鬼?”

這一天,媽媽艾迪走路都要扶著墻,即便這樣還時不時的會跌倒。只見程智現在雙眼赤紅如血,鮮血順著眼角,鼻孔,嘴角,和耳朵眼里不斷的朝外滲透流出。一張慘白的跟紙一樣,毫無血色。

“程智!”卡普從驚駭中清醒了過來,伸手就要去拍程智的身體,就在這時,強納森卻是低喝了一聲:“別碰他!”日子一天一天過去,媽媽四個孩子每天鍛煉,學習,偶爾偷偷摸摸的玩一會鬼牌,逐漸的適應了學院緊張忙碌的生活??ㄆ占泵νW×耸?,但是一臉疑惑地看著強納森:“你要干什么?你沒看到程智已經這樣了嗎?”“別碰他?!睆娂{森再次鄭重的說道,接著小心的來到了程智的跟前,仔細看了看程智的模樣?!安缓?,這……”強納森猶豫了一下說道:“這是嚴重的精神力透支現象,你們別碰他,不然他會走火入魔的?!?/p>

作為暗影刺客,能夠使用一定魔法的強納森第一時間就看出了程智現在的問題。魔法力透支可以說是魔法師很常見的一種現象,因為自身精神力輸出量過大,而造成的一種損傷。不過一般來說,魔法師達到精神力透支的時候,也是就是用不了魔法了,想繼續透支下去也無法調動元素,自然就會停止下來??墒菑娂{森不明白程智到底是怎樣做的,以程智現在的這種情況,分明是精神力即將干涸的狀態。轉眼之間,媽媽秋去冬來。地處大陸南部的賽特拉王國,氣候相對溫暖濕潤一些,但是冬天潮氣很重,經常下雨,所以陰冷陰冷的。

“這怎么辦???”艾迪頓時瞪大了眼睛,一臉焦急的看向了強納森。強納森皺著眉,看著手中依舊子繪制符文的程智,說道:“別動,別動,大家都別動,我以前的魔法老師說過,精神力透支是一種慣性狀態,不能強行打破,容易出問題?!闭f著,強納森伸手摸向了油燈,小心的將油燈慢慢的調暗,越來越暗,最終在噗的一生輕響中,油燈徹底熄滅了。屋子里頓時先入到了黑暗之中。夜里,媽媽程智搓了搓有些凍僵了的雙手,媽媽其他人都已經睡熟了,程智抬起頭,看了一眼油燈,接著挑了挑燈芯,讓油燈更亮一些。翻著放在膝蓋上的筆記。他看得是卡斯利莫夫關于魔法符文方面的筆記。這位卡斯利莫夫的確是一位不得了的煉金大師,對于魔法符文的了解也遠超常人。畢竟魔法符文是許多學科的基礎,比如附魔學,法陣學,魔法道具制作等等。這兩個月的時間里他所學習的東西,在卡斯利莫夫筆記的幫助下,得到了很大的提高。只是魔法知識浩如煙海,魔法師傾盡一生也未必能說自己全方面的理解了魔法。僅僅是煉金術之中的一小部分甚至都能然人研究一生。

艾迪三人都不敢說話,也不敢亂動,好一會,只聽哐當一聲。三人心頭一緊,強納森急忙手忙腳亂的再一次點燃了油燈,卻看到程智正趴在在桌子上,一動不動。強納森瞪圓了眼睛,有些緊張的伸手朝程智的脖子摸了過去,試了試,卻是心頭一松:“脈搏還算穩定??炜炜?,快送醫務室?!笨ㄆ丈焓志蛯⒊讨墙o抱了起來,接著大步沖出了房門,朝醫務室的方向跑了去,為了加速,甚至還動用了斗氣,黑夜之中,一道土黃色光芒如同狂風一樣的吹過。艾迪和強納森也緊隨其后??ㄆ照娴氖侵背讨?,所以跑的飛快,惹來不少夜歸的學生們的側目,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

“醫生!醫生!快來看看,程智要死了?!币粵_進醫務室的大門,卡普就扯開了大嗓門,大聲的喊叫了起來。程智放下了書,在雙手上呵了一口氣,用力的搓了搓,讓有些凍僵的手指恢復溫度。這宿舍真的是可以磨練學生的身體和意志,薄薄的木質墻板,根本無法抵擋低溫,又讓學生們點火燒暖爐。這醫務室很大,里面擺放著數十張病床。魔武學院所傳授的,很多都是戰斗的技能,在學習訓練的過程中,難免會有受傷的,特別是戰士學員和魔法學院,經常有學生骨折,或者燒傷砸傷什么的。因此病房之中現在也有好幾個學生。

“精神防御結界?”強納森有些好奇的問道:“那有什么作用?”卡普的嗓門實在是太大,被卡普的一聲大叫,整個醫務室都回蕩著他的聲音。那些住院治療的學生們全都嚇得醒了過來,一些脾氣暴躁的頓時大罵了起來:“你瞎喊什么?!背讨怯靡呀洿隉岬碾p手搓了搓自己的臉,這才將厚厚的魔法筆記放在了寫字臺上。接著便要開始冥想??墒蔷驮谒麑⒐P記放回去的時候,筆記之中夾著的一張紙脫落了下來。

程智撿了起來,卡斯利莫夫在記錄筆記的時候,有一個習慣,就是他會將一些并不太確定的疑問,用紙片粘貼在筆記之中。這張紙顯然是因為時間太過久遠而從筆記之中脫落下來的。程智撿起來就準備要夾回到筆記之中去,卻看到上面書寫的一些文字:“對于空間符文的猜想?!蓖瑯右呀涍M入夢鄉了的一名值班的水系魔法老師頓時被嚇得從夢中驚醒,也來不及換衣服,就穿著一身長筒睡衣從最里面的休息臥室中跑了出來。結果一出來就看到卡普正抱著程智朝他沖過來,嚇了他一跳?!袄蠋?,你快看看他怎么樣了?是不是快死了?!笨ㄆ粘分笊らT,離得老遠就開始喊了起來?!芭??!笨ㄆ諔艘宦?,接著跟這位醫生走進了里面的一個獨立房間。將程智放到了一張病床上面。那個老師戴上了眼鏡,接著朝墻壁上的魔法燈敲了敲,頓時整個醫務室都變得通亮。

“這是……嗯?怎么是他?”“空間符文?”程智停住了手,而是將這種紙湊到眼前,仔細的看了起來。

“我推斷空間應該也是一種元素能量。只是它到底屬于什么元素,我卻無法肯定。但我肯定,空間一定是可以操控的。據我所知,空間戒指便是使用符文作為引導,形成的獨立空間。而符文所操控的,應該就是空間的元素力量。如果能讓我得到傳說中圣域所擁有的空間戒指,我一定能窺探出空間符文的奧秘?!笨吹狡吒[流血的程智,這個老師也被嚇了一跳。剛剛追上來,進入檢查室的艾迪急忙解釋道:“老師,程智在繪制魔法符文,我們回來的時候,他就已經這樣了?!?/p>

那老師是個模樣蒼老的老者,看到這一幕,將對卡普說道:“來,跟我來,把他帶到檢查室?!薄翱臻g?”程智眨了眨眼睛,接著嘿嘿笑了起來:“空間不就是用精神力進行擠壓而產生的嗎……嗎……嗎……嗎……嗎……”程智突然眼睛一亮:“空間戒指,空間符文?空間元素?死亡之力?死亡空間?”程智的腦海之中開始翻涌了起來。在魔法師之中,真正對空間有所了解的,那無疑就是亡靈魔法師,因為亡靈魔法師有一個別的魔法師都不會的本領,那就是制造亡靈空間。繪制魔法符文?那個老師點了點頭,伸手摸了摸程智的額頭,接著閉上了眼睛,好一會才說道:“是精神力透支,不過怎么會透支的這么嚴重?”

魔法師擁有精神力感應,這位老師也是個六級的水洗治療專精魔法師,自然能夠清晰的感應到程智現在的狀態?!拔覀円膊恢??!睆娂{森搖了搖頭:“他好像今天一直在繪制魔法符文,我們其他幾個室友今天外出,回來的時候看到他還在畫,可是已經變成這個樣子了,叫他也不回應,完全沒有了反應?!?/p>

14歲的媽媽“還好送來的及時?!边@位老師點了點頭:“是精神力透支的太過于劇烈,所以他的身體本能的關閉了除了所專注事情之外的所有感應。而且因為過度集中精神,導致各個感官的機能損傷。這樣做是很危險的,如果不是你們送來的及時,恐怕他會徹底耗光精神力。這孩子,繪制魔法符文的時候,怎么也不先做一個精神防御結界?”“精神防御結界可以在精神力達到極限的時候,強行停止精神力輸出,以保證制作符文時候不會因為精神力輸出過大而傷害到自己?!闭f到這兒,這位老師又仔細看了看程智的模樣:“哦,對了,他是一年級新生,應該還沒有學習到這方面的符文?!?/p>詳情

猜你喜歡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本站可打包出售,具體小飛機詳談@seo1898】
14岁的妈妈

下载哈哈湖南麻将 mgm娱乐平台下载 江西快3官网下载 一尾主两码中特 (*^▽^*)MG孙悟空闯关 (-^O^-)MG野生熊猫闯关 上海快3最新开奖上 (★^O^★)MG圣诞企鹅_稳赢版 2020年彩票完蛋了 26选5开奖结果今天 新疆18选7走势图2元网 甘肃快3预测号码 中金心水论坛奇人透码 (^ω^)MG古墓奇兵_电子游戏 (★^O^★)MG相扑君的逆袭app 福彩黑龙江36选7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MG冰球突破新手攻略